首页》般若之门》佛学常识
什么叫修行 文章来源:太仓海天禅寺 作者:管理员 发布:2014-06-10 点击:4356

壹、前言
  贰、我为什么要修行
  叁、我应抱持怎样的心态
  肆、如何拣择修行的方法
  伍、结语



  壹、前言


  谈到修行,难免会有人把它和参禅打坐,念经念佛,行善积德等事联想在一起,其实那只是修行的形式,不是它里面的意思。修行,应该是一种心性的锻练,一种透过观照的工夫,去防非止恶,开发一切善法,达成圆融的、究竟的精神世界的方式。不论你如何称呼修行的名相,亦不论用何法去修行,如它的结果相同就可以了。


  但身为一位修行者,在刚起步之前,必先认清一些基本的观念:


  (1).我为什么要修行?
  (2).我应抱持怎样的心态?
  (3).如何拣择修行的方法?


  这三个问题看似易解,仔细研究却又十分模糊,如果不弄明白,一定会陷在修行的泥沼里,卒至万劫不复。


  贰、我为什么要修行


  假如一个人生活十分优裕,所求所愿,无一不遂,那他想修行的动机应该是最少的。因为耽于享乐,不知人生有痛苦,就无法感受修行的重要性。假如一个人的生活不但贫病交迫、三餐不继、甚至妻离子散、家破人亡,那这人的修行机会也是很少的。因为食苦成习,已经不以苦为苦,同时日日与生活搏斗,根本自顾不暇了,那有心思想到修行的问题。因此,一个人会走上修行之路,或者说会认真去探讨人生的种种,必定是他看到了人生百态有生有死、有苦有乐、有贫有富、有贵有贱、有寿有夭的相对,发现到自然界的生养万物及毁灭万物,也体悟人类文明的进步,丰富了人类的生活,却又为人类带来更大的灾害。于是从观察、思考,到亟欲设法解决人生的痛苦,这整个研究和实践的过程,形成了所谓“修行”的意思。这是从理论上来说的,至于从事相上分析的话,情况就很复杂了。有人说:“我身体孱弱,想藉著修行来恢复健康。”有人说:“我从小命歹,灾祸频仍,想改变命运,转祸趋福。”也有人想用修行来安定心神,或使事业成功,家运腾达。没错!一个虔心修行而持续不断的人,大多会有某些特异的福报,其实这只不过应了一句“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”的老话而已,如果修行的内涵就是这样,我们称它叫人天福业,这只要依十善业的法门去修持就能成办。但从另一方面看,假如永远把目标订在那里,毕竟还是生死轮回,还是魔王的子弟兵,而且也因为缺乏正确的认知,对于佛法不甚了了,因此在遇到挫折之后,就立刻退缩不前,或者是刚开始感觉效果还不错,到最后愈来愈无效,甚至还原到未修行的状况,使你慢慢地失望,慢慢地减退精进心,卒至放弃为止。


  基于此,我们必须深切探讨修行最真确的动机,也可以给想从事修行的人一个正确思考的方向,那就是佛教的基本教义——四圣谛。要了解四圣谛,首须了解佛教的创觉者释迦牟尼佛对生命现象的观察和感受。释尊未出家前,曾有四次出城郊游的经历,第一次在城里见到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,第二次在路旁见到一位因痛苦而呻吟不已的病人,第三次见到了一具尸体,这使他觉悟到人自出生以后,都要经过痛苦的折磨,然后走向衰老、死亡,这是谁也不能避免的。于是他又回忆童年时代,曾经随着父王去农村举行春耕祭典,见到农夫犁田的时候,从土中翻起了虫蚁,立即被蛙类争食一空,转眼之间,蛙又被花蛇吞噬,花蛇又被凌空而下的巨鹰□食,这弱肉强食的景象,使他感受众生的可怜可悲。如此苦难的人生,假如不寻求一个解脱的办法,那人生还有什么希望呢?为了获得最后的答案,又作了第四次的出游,这一次他见到一位神态安祥的沙门,他深深地感动,同时也领悟了自己应该走的路,那就是了生脱死,没有痛苦、衰老、情欲,争夺的路。


  而当释尊坐于菩提树下,以敏锐的智慧,从中道缘起观,完成圆满的正觉以后,又从大悲心中流露出对一切众生的关怀,于是把生命的现象予以归纳分析,把修行的方法和修行的终极目标制定成一合理的诠释,这样它就完成一个世间和出世间的因果关系——(1).苦谛,是世间的果。(2).集谛,是世间的因。(3).灭谛,是出世间的果。(4).道谛,是出世间的因。


  (1).苦谛——生命的现象呈现著迁流变化的情形,叫做“诸行无常”。因为无常,所以没有一件事物不会毁坏,也没有永远的欢乐,当我们拥有的事物毁坏时,当欢乐远离悲伤来临时,自因沮丧、失望而痛苦,所以“无常故苦”,若依照苦的性质来分类,它表现在人生上的可分八类:


  1.生苦。生由无明业相而来,纯大苦聚集,是为了承受应受的果报而生,因此生即是苦。人间的生,从受胎开始,在母腹中窄隘不净,犹如处身地狱。出胎以后,有冷风、热风吹身,有雷、电、雨、雪袭身,有贫贱富贵、相貌全缺、美丑的分别。另外,在成长的过程中,有爱取有诸事,种种的七情六欲由是而生,懊丧悔恨,缠绵身心,使人痛苦难堪。


  2.老苦。从少年至壮年,从壮年至老年,气力逐渐衰羸,形色逐渐枯丑,动止不宁,精神不振,甚至饱受他人的嫌厌,视为生活中的绊脚石。孤独、饥寒、踽踽而行,心中的苦岂是身强力壮的人所能体会?


  3.病苦。因为业障临身,或四大不调,造成身心诸般不适,终日辗转病榻,忽冷忽热,时痛时昏,人间地狱莫此为甚。


  4.死苦。将死之人,便有无始劫来的业相现前,在那一刹时,令人生起大怖畏。死后,缥缥缈缈投生他处,转驴胎、堕马腹,或化作饿鬼,食入成火,或进入地狱,受无尽的刑。


  5.爱别离苦。所喜爱的人事物,因消失、毁灭或离开,朝暮思恋,使得身心交瘁。


  6.怨憎会苦。所嫌怨的人事物,因相遇而愤懑不已,咬牙切齿,常思仇报。


  7.求不得苦。爱乐某事某物,极力求之不可得,受失意丧志的苦。


  8.五阴炽盛苦。前面七苦,都由七情六欲所生,由情欲的执持,表现在身心方面,为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识五阴的显现,是苦的总内容。


  这种种的苦,像一条无形的锁练,紧紧的缠绕著身心,令人烦恼、无助、陷入无法自拔的痛苦深渊。


  (2).集谛——爱欲是生死轮回的根本,爱欲的核心是由“无明”生起的虚妄“我见”,再由“我见”的坚执,才会去造种种的业,而生出一切苦果。现在我们深一层分析我见的特质,得知它是从贪嗔痴等烦恼的聚集而成:


  1.贪:对于五欲尘境迷恋不舍,也就是见到爱欲顺情的事物,便起了贪著的心,见到憎恶违情的事物,便起了弃舍的心。


  2.嗔:对一切的违情逆境生出嗔恚的心,不能容忍。


  3.痴:又名邪见。因为心性暗昧,不能察觉一切的事理,所以邪正不辨,是非不明,认假做真。


  贪嗔痴三者合称叫三毒,因它能毒杀一切有情众生的法身慧命,而一切的烦恼迷惑无不从此三毒流出,所以叫“集”。


  (3).灭谛——灭不是毁坏消失,而是灭去烦恼,证得了寂静安乐境界。灭的梵语叫涅盘,它有几个涵义:


  1.灭度。是生死大患永灭、度脱一切的烦恼痛苦。


  2.无生。从此脱离六道,不受轮回。


  3.安乐。不受轮回,自由自在,当然是安乐了。


  4.解脱。四大五蕴,一切的束缚全部消除。


  5.圆寂。不但自己获解脱,也要使一切的众生得解脱,这自觉觉他都圆满的境界叫圆寂。所以“灭”的究竟义不在求自身的灭,更要求一切众生的灭。


  (4).道谛——既然了解烦恼生死的苦是由集的业惑所成,又知道了寂灭涅盘的安乐,就必须探求断集的方法。在理论上可以区分繁简,从菩萨的行道说,叫六度万行;依众生学行的分科,叫三十七道品。总括地说叫戒、定、慧三学。戒学是防非止恶,定学是静心之乱,慧学是去惑证理,如用八正道来对照,正见、正思惟是慧学;正语、正业、正命是戒学;正念、正定是定学;正精进总持三学。依此修行便可以超脱苦、集二谛,达到寂静涅盘。


  上说四谛,为什么叫“谛”呢?谛是审察真实的意思。审察三界,的确充满了诸苦,有逼迫性,所以叫苦谛;审察苦从何处来?原是众生依业受报而来,有招感性,所以叫集谛;审察知苦断集的方法,是可修性,所以叫道谛;审察修道的结果为寂灭涅盘,是可证性,所以叫灭谛。凡夫迷惑这个谛理,不知生死的苦,因此而认苦作乐,起惑造业,依业受报,轮回不息,因此永远做众生,不肯学佛修行。圣人了悟这个谛理,觉知三界生死是苦,苦的源头是集,同时知道有涅盘可证,有入涅盘的道可修,从此精进不已,达到断证的究竟。


  由此可知,明白了四圣谛的道理,就能明白“我为什么要修行”了。当然,身为一位修行者,除了拯救自身之外,更要擎起智慧的明灯,去拯救沉溺于痛苦的众生,所谓自觉觉他己立立人,这才是修行最崇高的目的。


  叁、我应抱持怎样的心态


  佛法在世间流行,自有其本然的条件,一个是“众生皆有佛性,皆可成佛”,一个是“众生平等”。但众生虽皆有佛性,假若不经由正确的修行,仍旧成不了佛道,而众生平等,也是站在本具佛性的立场来说。如纯就世间的现象去看,众生应该是不平等的,如天上的欢乐不同于地狱的极苦,人间贫富贵贱美丑的差别也是不同,这些不平等的现象,即是苦谛的差别果报。从你造什么样的“因”,生什么样的果的道理去探求,“自作自受”,因缘果报,丝毫不爽,因此就这个观念可以理解“众生平等”才是究竟的真平等。然后更能肯定“众生皆有佛性”,只为无明烦恼所盖覆而不能显发,呈现看似不平等的假象。等到修证成佛了,原来又是真平等。


  因此,一个真正的修行人,本应“只管修行,不管余事”的,但由于受到业障(所知障、烦恼障)的种种牵绊,又堕入分别固执的坑堑里,造成了言行的不相应,或者缺乏自信,不能精进不懈,始终如一。在此把一些修行上的心理障碍列成三个项目:第一是关于根机的问题。第二是关于信心的问题。第三是关于生活的问题。


  第一、关于根机的问题。关于根机的问题,又分成三个:


  (1).出家与在家——有人认为要修行一定要出家,或弘扬佛法是出家人的责任。其实从大乘的义理看,在家与出家为因缘或愿力的区分,不是修行能否成就的界线。像胜蔓经里的胜蔓夫人、维摩结经里的维摩诘居士、梁武帝和傅大士、唐朝的白居易和裴休、清朝杨仁山、民初欧阳渐、还有近年的李炳南等人,都是相当杰出的在家修行人。现存大乘经里,大部份也以在家菩萨为主,不但说法的是在家菩萨,连闻法的也部份是在家。现在的佛教寺院里所供奉的菩萨像,除了地藏菩萨现出家相外,其余如文殊、普贤、观音等都现在家相。


  小乘以出家为重,因此说出家得阿罗汉果,在家最高证阿那含果;大乘以居士为多,因此说在家菩萨所入不思议境界,非小乘声闻能知。崇出家而抑在家,实有失佛法平等的真义;崇在家而抑出家,也恐非佛陀之本意,且易流于低级的民间信仰,或只重学术研究,不重实际修持的世间知识,沦为文字的游戏。应该说在家与出家平等,才是大乘佛法的特征。


  (2).男人与女人——过去佛教受世间重男轻女的影响,以为女人的业障较重,较难修行,尤其在佛陀时代,又立有八敬法来限制女人出家,其实这是适应印度当时的环境使然,并非佛陀不主张男女平等。我们从经上或历史可以看到许  多有成就的女众,如胜蔓经的胜蔓夫人、妙慧童女经的妙慧童女、法华经的龙女、以及佛陀的姨母摩诃波□波提、佛陀俗家妃子耶输陀罗、禅宗初祖达摩弟子尼总持、近代长沙复律尼师等,都是在家或出家修行,道风高妙的女性大德。所以,就修行而言,经上的意思应为平等摄受,胜蔓经说:“摄受正法善男子、善女人”;法华经:“若有善男子善女人,能于是经乃至受持一四句偈,读诵解义,如说修行,功德甚多”。甚至摩诃波□波提比丘尼去世后,佛以“大丈夫”来称呼他,因为“大丈夫”是不拘形相的,凡能依佛法去做,而且做得彻底的,不论男女都叫“大丈夫”。


  (3).智慧与愚痴——从世间的观念看一般学问家、科学家、哲学家都是众所公认智慧高超的人,若从佛法的观念看,那不过是一种世智辩聪,不是真正的智慧。因为世间的智慧纵能促使人类文明进步,却也带给人类各种的灾难,又如哲学家虽能推论宇宙人生的部份道理,道德家依社会需要规范人类伦理行为,但归根究底的说,皆为世间有漏智所成的有为法,不能令人明心见性,了生脱死,获得究竟的安乐。因为世间智是由第六识妄心分别出来的一种妄知妄见,是相对杂染的我执,所以由此所生的理论,非但有限,而且钻不出矛盾的桎梏,它只可称为“知识”——由经验和不断学习累积而成的知识,不可称做“智慧”。那么怎么才够资格称做“智慧”呢?智慧有照了和监别的功用,能勘破世间一切有为法皆是缘起幻相,其中并无我、人、众生、寿者四相的存在,又能了悟心佛众生三无差别的妙理,证同人人本具不生不灭的常住真心佛性。修行人有了智慧以后,于己可以断惑证真,离苦得乐;于他可以普度一切,同超生死苦海。这个智慧是三世“诸佛菩萨亲证诸法实相一种圆明本觉智”、“清净无分别智”、“无所得智”、“真空无相智”。不论你的知识有多丰富、学问有多高明,只要不达前说的智慧内涵,就是世间智,不是出世间智,仍旧终日与烦恼为伍,而不得脱离,从前禅宗六祖慧能,近代高僧慧明和广钦,率皆目不识丁,却能成就一番道业。修行人于修行之初,更不必妄自菲薄,怀疑自己有无慧根了。


  第二、关于信心的问题。关于信心的问题。可以分成两项:


  (1).佛法是不是究竟? (2).修行能不能解脱?


  “佛以一音演说法,众生随类各得解”,这在佛陀生时,本为自然天成的,但于佛陀灭后,众生因根机不同,所解互异,有的“能以自力广闻而取解”,有的“亦以自力少闻而多解”,有的“无自智力,因于广论而得解”,有的“心乐总持少文而摄多义能取解”,既能解,即为能信。有的虽学法义,却始终不得其解,心生疑惑,即对佛法缺乏真正的信心,这是修行首要的难题。如欲消除,只有先教修习十善,从人性的善念中不断薰习“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”的善根力,直到机缘成熟了,决定能信得及。也就是说要了解佛法是不是究竟,除了读诵听闻、思惟以外,应先自基本的人伦著手,所谓“人道成,即佛道成”,当一个人广行十善而成就时,就是信心成就时,信心一成,“名住如来种中,正因相应”,绝对毕竟不退转,绝对深信佛法是究竟的理趣。但假若一味坚执必得佛法究竟才肯去修,于是终日推寻义理,“百年钻故纸”,到头来定无所获,甚至连起码的信也无,比起那只会念佛,诚信有西方极乐的老太婆还更不如,原因何在?永远不尝法味而已。至于修行能否得解脱,就要看修行的观念和态度了。俗话说:“心正法正,心邪法邪”,一个人心诚意正,即使学到了邪法,也不会被邪法引诱,反能从中了知邪法的弊端;若心存邪念,即使学到正法,也会利用所学的法来博取名闻利养。心正的修行人定能一路向上,证得涅盘极果;心邪的修行人学法造业,终究是生死轮回。另外,修行的法门有八万四千,法法可修,法法方便,要皆不违八正道的原则,同时具有恒心、精进心,必然达到解脱的境界。


  第三、关于生活的问题。关于生活上的问题,也可分三项:


  (1).时间的有无。(2).环境因素。(3).经济能力。


  有的人一听到修行,就忙说:“我没时间!”“我整天工作,忙碌不堪!”这是对于修行一事误解的缘故。其实修行的真义不只于念佛打坐,或读经听学,而是“于一切时,常念方便,随顺观察”,如能做到平常日用之间,历六缘——行、住、坐、卧、言语、作作,对六境——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,“悉当观察,应做不应做”,即是于二六时中,随机随缘修行,并无时间久暂有无的限制了。有的人又说:“我想修行,但先生(老婆)不准许。”或说:“孩子太小,需要我来照顾。”这应从佛法的因缘观作解析,了知今日障碍,无非过去世障碍他人,今日结为所亲所爱,也是过去的恩爱仇怨所致,现在如不赶紧修行,珍惜难得的人身,难闻的佛法,等到他日无常一到,又是恩仇缠绵,生生死死永远无了期。然而此身既为情牵爱缚,又将如何解冤释结呢?


  若从修行方法来说:


  第一,对于所亲应当心柔语软,切勿恶言相向,或处处挑剔。


  第二,凡事应为所亲设想,不可借故逃避(即使是修行也不可)。


  第三,若所亲能赞同是最好,若不赞同,可暗中代其行善布施,阴结佛缘。


  第四,在家利用时间或读经、或念佛(出声念或默念),或如上说于作息中安心息妄。


  第五,任何逆境临头,都应泰然处之,不可扰乱所亲,影响家庭生活。


  如果做到上述五点,可称为会修行的人,即刻摆脱因环境所造成的障碍。另外又有人说:“我三餐都已不得温饱,那有余力修行?”或说:“等我钱赚多一点,再来修行。”或说:“现在的修行处处要钱,没钱怎么修?”没错!合理的经济生活是修行的要件之一,但“有钱有有钱的修法,没钱有没钱的修法”,两者所获致的效果完全一样,主要在修行人的心念上有无贪吝之心,至于修行实务的问题,可以向亲近的善知识请益,切勿固步自封,或因贫困而自惭形秽,大大违反修行真谛,错失良好的机缘。


  上述旨在建立修行人正确的人生观和修行态度,最后再辅以修证成佛的根本“发菩提心”,即完成修行人应具备的心态了。什么叫发菩提心?菩提是觉的意思,全名叫“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”——无上正等正觉,这个境界唯佛一人能称,所以发菩提心就是发成佛之心。


  然要成佛先须薰习佛种,这应从汇聚菩提心的前方便——信成就发心做起,起信论将此发心的行相分成三种:


  (1).直心——依八正道里的正见、正思惟,即是远离二边戏论的中道正观。但依真理而行,心念贤直,没有谄曲心、分别心、虚妄颠倒的心。


  (2).深心——乐念真如法,并能广集一切善行,备足福慧的资粮。


  (3).大悲心——诸佛皆以大悲为本,若无大悲,即不与菩提心相应,即不是成佛的正因,所以修行人于世间最重要的心态,就是“欲拔一切众生苦”的大悲心。


  此三心相应,才能圆发菩提心。


  肆、如何拣择修行的方法


  修行的先决条件有四:(1).明信因果。(2).严持戒律。(3).坚固信心。(4).拣择行门。


  (1).明信因果


  所谓“因果报应,丝毫不爽”,在楞严经里列举出十种恶因得恶果的事相,但众生虽畏恶果,却不知断除恶因,而菩萨知因知果,就不会去造恶因。若自修行的方面看,修十善业种人天善因的,必得人天善果;修四谛十二因缘种二乘因的,必得声闻、辟支佛果;修六度、十度发菩提心种成佛因,必得究竟佛果。另外,尚有某类外道,不知正道的因果,有的执断执常,有的拨无因果,有的非因计因,非果计果,由于他们修行的“因地不真”,造成了证验上的“果招迂曲”,以致永远不成佛道。所以修行人不但要相信因果,而且要正信,不可邪信或盲信。


  (2).严持戒律


  持戒是修行的基础,“尸罗不清净,三昧不现前”。戒的真实大用,从自利来说可以因戒生定、由定发慧;从利他来说,可以严净毗尼,宏范三界。又毗尼藏为佛法寿,毗尼久住为佛法久住。佛临入灭前,殷殷劝勉修行人以戒为师,大有深意。然持戒的类别虽有五戒、八戒、十戒、具足戒、菩萨戒等,而持戒的观 念却非条文式的律法所能规范。


  佛遗教经中除了要修行人奉持根本的毗尼外,又谈到一般生活上的方便戒:


  1.凡夫戒——“不得贩卖贸易、安置田宅,畜养人民奴婢畜生;一切种植及诸财宝,皆当远离,如避火坑;不得斩伐草木,垦土掘地”。


  2.比丘行者自律——“节身时食,清净自活。不得参与世事,通致使命,咒术仙药,结好贵人,亲厚矫慢,皆不应作。当自端心,正念求度。不得包藏瑕疵,显异惑众,于四供养知量知足,趣得供事,不应蓄积”。


  根本戒有轻重戒的分别,是依所受戒而持;方便戒为轻遮戒,是站在出家修行的立场设立。若不出家,当依职业、身份和环境的需要去变通,但于原则上仍应谨守善法,不得逾越了该遵循的分寸。另外从生活的历缘对境中,修行人必须去除五欲和弃舍五盖,才能掌握持戒的基本观念。


  去五欲——五欲是指世间的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五尘境。因能起人贪欲之心,所以叫欲;能使人蒙昧真理,离净就染,所以叫尘。五欲恰似地狱的五条根,常能诳惑修行人,使其心生爱著,去造种种的恶业,而堕落三途恶道,因此修行人于精进道业时,一定要加以去除。


  1.去色欲——色指男女端正美好的形貌,以及金银琉璃等世间宝物,或使人见了心生喜爱的颜色。大智度论认为一个人若贪著色相,便会使烦恼欲火炽盛燃烧,譬如“火烧金银,煮沸热蜜,虽有色味,烧身烂口”,所以应当去除色欲。去除的方法,应观色相本体,都由因缘假合,并无一定的真实存在,而人对色相的好恶,全凭心念的移转构成。如游子离乡背井,见中秋月而伤心落泪;当阖家团圆赏月时,都夸赞月光皎洁美丽。同一秋月,因人心境遇不同,所感亦互异。又如见到所亲所爱,就生出爱心;见到所嫌所怨,就生怨害心;见到一般人,就无怨也无喜。这同一人、同一心,却因事物的迁变,立刻感受不同的心情。由此可知,这个心是妄想心,境是妄想心所对的妄境,妄心妄境所形成的“妄色”,使修行人惑乱。如今既知妄色和妄心的不实,便须一时俱舍,不得贪爱染著。


  2.去声欲——声指乐器声、男女歌声、言语声,或大自然所发殊妙音声,如幻如化,由耳入心,使人妄生好乐。其实声相无常,刹那不停,声声之中暂闻即灭。去除的方法如前去色欲法。


  3.去香欲——香指男女身香、饮食馨香、一切的草木熏香,乃至世间制造的香水、香粉等等。大凡世人一闻香气,便自神识昏迷,从此开结使门,起惑造业,因此香欲的过患甚重。去法亦如前说。


  4.去味欲——味指酸苦甘辛咸淡等种种饮食肴膳美味,审观举世人群,谁不是为了贪口腹而残杀生灵,滥捕水陆空行。如此伤天害理,断大悲种的行径,若不受诸恶报,岂非不伦?大智度论说:“当自觉悟,我但以贪著美味的缘故,应当承受众苦,永远在地狱中遭到洋铜灌口、 噉烧铁丸的折磨。”去味欲法亦如前说。


  5.去触欲——触指男女的身体柔软细滑,寒冷时接触的温暖,炎热时接触的沁凉,以及许多美妙触感。触感是产生烦恼主因,也是系缚心的根本。因前四欲各有各的界限,色属眼分、声属耳分、香属鼻分、味属舌分,此为四根对四尘的摄受各持分际,惟独触欲却是周偏全身,“虽知不净,贪其细软,观无所益,是故难离”,因为难舍难离,就常造作重罪,而堕入了两种大地狱, 一叫寒冰、一叫炎火,这二大地狱都是因身触受罪,苦毒万端,所以触又叫“大黑暗处”。去触欲法皆如前说,但用功却须加倍,兼修禅定,才能奏效。小止观说:“五欲烧人,如逆风执炬,五欲害人如践毒蛇。”耽著五欲的人,形同畜生,名叫“五欲奴仆”,修行要去五欲,除了上说观法,并须观察此身“九孔流不净”,死后身臭虫噉,一无可取。又于生活当中常能“少欲知足”,心中不行谄曲求取,不为眼等诸根所牵,安隐淡泊,即可除破五欲的过患。


  弃五盖——前说五欲是指眼等五根对色等五尘境生起爱欲染著。若前尘落谢的影子转入意根,追缘过去,逆虑未来,虽然无境可对,而内心中妄念丛生,盖覆了修行人的真心,使得道业不进,善法不生,所以应当立予弃舍。


  1.弃贪欲盖——引取顺情的尘境而无厌足,不知本来所愿,不辨善恶好丑,一切依自己的情意所趋,狂醉于渴爱的漩涡里,不知惭愧忏悔,不能摄受正法,这样的人永远处身污秽,远离涅盘圣域,永远不得禅定的境界。因此贪欲是“贤圣所不亲,愚□所爱近”,应当修“不净观”加以除灭。


  2.弃嗔恚盖——对于一切的苦境,违理境等生起憎恚,“思惟此人恼我,及恼我亲,赞叹我怨,思惟过去未来,亦复如是”,由嗔而生恨,常思仇报,于是身心热恼,造出了无边恶业。对治当修“慈忍观”加以除灭。


  3.弃睡眠盖——心智昏沉而失去觉知叫“睡”,缘境不动,五识暗冥叫“眠”。睡眠的时候无觉无知,犹如死人,因此是最下的恶法。对治当如遗教经说,于二六时中勤修善法,思惟人生无常迅速,“诸烦恼贼,常伺杀人”,必须  用持戒的方法加以摒除。


  4.弃掉悔盖——坐立不安,心口不能专一,六根不能收摄,终日随情放荡,纵意嬉戏,叫做“掉”。为了修行,知有掉举诸事,于是产生懊悔,使心中不得安静,叫做“悔”。“掉”是凡夫的通病,为定心不够,戒行不足及缺乏智慧的现象;掉后生悔为修行人本有的,这个“悔”如能配合忏法,于事理两忏后,即能万缘放下,安心修道,未免不是美事一桩,但凡夫终归凡夫,不但缺乏真正的勇猛心和恒常心,甚至怀疑忏悔的功效,或不信任自己的 力,所以就菩萨心难发,因此佛法难行,而产生了“悔箭入心”的情况。此时应当正观两件事:


  ◆众生本来成佛,心佛众生三无差别。


  ◆佛法有无量功德,能消无边业障。今日我为众生,是此心遭受污染的缘故,若能去染还净, 即为成佛,而这个去染还净的过程叫修行,是依著正确的佛法去修,使业障逐渐消除,既能诚信佛法功德,再大的重罪自然都可忏悔了。其次,平时应都摄六根,身口意三业端正谨严,才能去除掉悔盖。


  5.弃疑盖——若疑情盖覆了心识,就不能生出正信,不生正信,就不会如法行持,不如法行持,就不得真实受用;不得受用,就更不能深获如来无上正知见。“如入宝山,空手而回”,由此可知这个“疑”,实为众恶的根本。疑有三种:


  •疑自——怀疑自己的根机、能力。


  •疑师——怀疑所依的善知识有无正法,其所传授的修持法门,是否确切。


  •疑法——怀疑所学是否正法,怀疑佛法能否真正解脱因疑生惑。因惑成迷、歧路亡羊,就不知走那一条路才好了。


  欲破除疑盖应从四个方面做起:


  第一:要先发菩提心。发菩提心好比一个充满力量及信心的人,如果他走对了路,可以走得比别人快;如走错了,他会发现得比别人更早,而且更容易回头,回头后,又会很快的赶过别人。


  第二:不可预设立场来学法,意即不可坚持己见,或用自己的知识和经验去论断佛经或善知识的教法。换句话说:不应拿装满水的杯子去盛水,应当“空心”以求,否则不但一无所获,甚至愈学愈糊涂。


  第三:要常亲近善知识,多听多闻、多研究、多正思惟。


  第四:要勤读佛经,深究文字般若,作为将来印证的参考。


  五盖过患及弃舍的方法,已如前说,但观种种不善法有八万四千,为何独明弃五盖呢?原来五盖中具备了贪嗔痴三毒和等分四法,贪欲盖是贪毒,嗔恚盖是嗔毒,睡眠和疑盖是痴毒,另一掉悔盖称做等分,偏摄三毒,意即起一掉悔时,便生出了三毒,有的三毒齐发,有的次第而发,所以叫等分烦恼。这四法为一切恶法的总集,只要弃舍五盖,即弃舍一切的不善法,口说心行,十八界清净无染,即为能持净戒。这便是严持戒律的意义,修行人欲得禅定,欲生般若的基础,更是拣择修行法门之前,最当先行的妙方便。


  (3).坚固信心


  修行有“信解行证”四种过程,首先必须信乐佛法,其次了解佛法,进而身体力行,最后证悟佛果。什么叫信?当一个人对某一对象产生欢喜、恭敬、赞叹、爱乐、随顺、决定、护持、无厌的时后,即称为“信”。依爱欲杂染而生的信,通常会变成固执的迷信;依清净心而生的信,才是真正的信。意即对一切有实、有德、有能的起了深刻理解认可,希望透过实践而达成与其同等的境界,这叫“净信”。“佛法大海,信为能入”,修行人若不能于三宝生“净信”,就不得佛法的真实利益。因为“净信”能乐集善法,于佛一切智中起恭敬心,不为求取私利而信。譬如佛经的经首安立“如是我闻”,经尾安立“信受奉行”,均为启导一切众生的信心。佛陀曾自念:假若修行人有“信”,必能进入佛所开示的大法海中,获得修行的究竟果位;假若无信,即不能进入大法海,纵使剃头染衣,诵读千经万论,于佛法义理能加问难,或淘淘不绝地回答他人,也将是空无所得。所以大智度论说:“佛法中信力为初,信力能入,非布施持戒等能初入佛法。”


  信的层次随修学的次第浅深而不同,对佛法一无所知,不去修行的人叫“不信”;初学佛法,疑惑不定,一面想学,一面又不想学的,叫“疑信”;后来逐渐熏习,稍稍认识了一些佛法,但发心不真,信心尚少,叫“浅信”;修持既久,已得受用,深知佛法确是真理,但根基虽立,此心还不坚固,今日学禅,明日学净,到后日又要学密,见异思迁,不懂得如何一门深入,叫“深信”;已知即心是佛,勇猛精进,不生厌怠,叫“定信”;契合真如,证得了涅盘,此时“信心清净”,等同虚空,纤尘不立,到这个境界叫做“真信”。不到“真”的地步的,都还是虚妄相,离妄证真以后,知佛法甚深微妙,无量无数不可思议,于是闻法踊跃,心善直信。但一般修行人大都“初学是法,其心怯弱”。所以在修学的法门上,不得不有所偏重,首先应当从信仰入手,念佛信佛,依佛力的加被而修。然后能乐集佛功德,如普贤菩萨的十大行愿,即在“仰信”的基础上,圆满修证六波罗蜜,如此熏修,信心成就,便得坚固而不退转。


  (4).拣择行门


  依上所说,明信因果、严持戒律、坚固信心为修行的外方便,必要的助缘,也只有确切了解这些助缘,才能根据自己的机缘和需要,彻底掌握修行的本意,乃至抉择适合自己的修行法门。但不论趣向何宗何派,修行的理念——知苦断集,慕灭修道,应为不易的原则。而在修道方面,即是由身口意三业积极实践的“八正道”。假若修菩萨行的,依此慈悲为本,以戒忍为行为的准则,就转摄八正道成六波罗蜜,同时用四无量心为经,四摄法为律,编织万行的大愿。


  伍、结语


  真正的修是利他的菩萨精神,所以修行不但自己得解脱,同时自大愿大智大悲中,广作一切利益众生的事业,广作一切利益众生的事,藉此引发众生来修学佛法,终能获得解脱。这是选择行门时应当谨记于心,不可或忘的事。


  回向偈


  愿生西方净土中,九品莲花为父母。
  花开见佛悟无生,不退菩萨为伴侣。